当前位置:

首页>>供销故事
张正钦:雪藏在供销社的剿匪平叛英雄
发布时间: 2021-05-12作者:黄多亮 记者刘行宾来源:本站 字号:[ ]

在抚州市临川区供销合作社系统,有一位于2000年享受副县级待遇退休的剿匪平叛英雄,他就是曾任桐源乡供销社食品站站长的张正钦。

今年87岁的张正钦,1934年12月29日出生于抚州市临川区展坪乡罗源村一个贫苦农村家庭。自九江简易师范毕业后,张正钦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于1951年7月参军,被分至14军42师125团6连火箭排。因为他文化素质高,帮助没有文化的老兵取得学习上的进步,荣立三等功一次,后来还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

深入小凉山剿匪

1951年,年仅17岁的张正钦随部队到云南小凉山(宁蒗彝族自治县)剿匪。小凉山(宁蒗县别称)位于云南省丽江地区东北部,与四川大凉山接壤,面积达620平方公里,是以彝族为主的少汉、纳西、普米、白族等多民族聚居的地方。这里曾长期受封建势力的统治,加之建国初期政府管理机构还不够健全,党和政府对当地村民的宣传教育和管理一时跟不上,国民党遗留下来的残渣余孽和当地的土匪头子在这里互相勾结,进行反革命宣传,并利用受蒙骗的群众发动反革命叛乱,几乎占领和统治了整个凉山。

为了剿灭这股反动势力,张正钦所在的部队,采取内部瓦解、理应外合的方针,将大股土匪逐步歼灭,有力地打击了土匪的嚣张气焰,历时3年的艰苦奋战,最终彻底消灭了国民党遗留下来的残渣余孽和所有的土匪。从此,凉山人民当家作主,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

张正钦告诉记者“土匪当时用的是毛瑟步枪,弹簧和子弹头都比我们用的三八式步枪大了好几个型号,一枪就能掀掉人身上的一大块肉。”    

张正钦所在的连有100多号人,行军途中浩浩荡荡,很容易被土匪发现,让土匪提前溜走。张正钦就采取“以分散对分散”的方法,将战士们分成若干个小组,在侦查到土匪藏身地后,以夜色做掩护,悄悄地将土匪先包围,等到拂晓时将土匪一举歼灭。

有一次,一个土匪在山洞躲着,洞口很小,远处难以瞄准,一靠近洞口就会遭到土匪扫射,对土匪形成了很好的防护。于是,张正钦采取将山洞包围的方法进行歼灭。二连的一个副班长带着两位战士爬到树上,想在土匪的视野盲区对着洞口打,不曾想,在爬树时被土匪发现,几发子弹突然呼啸而来,两位战士当场牺牲。有了这次血的教训,战士们终于明白:步枪对洞中的土匪很难造成威胁。于是,就选择了平射,这样射程更远、更加精准,这才将土匪给全部剿灭。

说到这儿,张正钦声音有些颤抖,沉默了很久,只见眼泪从他的眼角流了出来……

进军西藏平叛乱

1950年1月,中央政府正式通知西藏地方当局“派出代表到北京谈判西藏和平解放”,并5月23日,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同年10月26日,人民解放军在西藏人民支持下,顺利进驻拉萨。张正钦参军时,正当西藏和平解放。然而,当时西藏反动势力策划的叛乱活动预谋已久,并在西藏解放没几年后爆发了。

1959年,张正钦随军从昆明出发进军西藏。因为没有车,他们只能步行进西藏,日夜不停地走,累了就歇一下。队伍里不时传出的呼号声、鼓舞声、拉歌声、战歌声此起彼伏,响彻云霄,冲破云天,催人奋进,绵延数百米的行军队伍雄赳赳气昂昂朝着目的地阔步前进。

说起当时如何平息叛乱时,张正钦说:“以教育他们为主,以军事打击为辅。如果他们不听,进行顽抗,就采取军事行动歼灭。”

“当时,我在部队担任侦察参谋,有一次,在一个叫金沙江(音)的地方,一些叛乱分子放火烧桥,阻挡了部队前进的道路。我用望远镜观察,发现桥的另一边聚集了60多个叛乱分子,而我身边一共才6个侦查人员,由于人数上处于明显的劣势,我认真进行了研究部署,将6个人分成3个小分队,手持冲锋枪分别从3个不同的地方朝叛乱分子开枪,搅乱视听,叛乱分子以为我们人数众多,不敢轻举妄动,随即作鸟兽散,逃之夭夭。”张正钦说,“随后,我们的平叛行动取得决胜定性胜利。”

身为军人而自豪

张正钦告诉记者说,自己这一生最引以为豪的就是曾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参军的十几年,张正钦参与了平息叛乱和剿匪,经历了很多生死与共的场面。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他想到的不仅是剿匪时与反动派的斗智斗勇,还有当时老百姓艰苦的生活环境。他说,在小凉山,百姓长期受封建势力的统治,大多3至5户为一体,草木结构的房屋,分散居住在高山顶上的原始森林里,长期过着原始社会的生活方式。居住地不固定,每住一处大约一年左右就得搬迁到新的地方,就地取材搭建房舍,用木棍作为劳动工具,以种植土豆为生。在西藏,百姓没有米饭吃,只能吃糌粑,没有碗筷,只能用手抓着食物吃,连穿的衣服都是用牛羊皮制成的。看得出,张正钦老人的语气中都是心疼。

叛乱平息后,1959年,张正钦被调至昆明空军指挥所雷达团3848部队,担任作战参谋。1961年又担任雷达连连长。

1969年,是令张正钦人难忘的一年,那年他退伍,退伍前不小心头部受伤,导致大脑受损,从此,他的记忆力变得不好,讲话也容易出错,当时在140陆军医院住了8个多月的院。尽管记忆力下降,张正钦依然能够非常清晰地说出战友的名字:连长刘成德、副连长李欣吉、营长晋福生等。

他笑着告诉记者:“当年,我们经常在一起互相交流,交换意见,谈论作战计划。”

最美好的供销岁月

退伍后,张正钦被分配到当年的抚州市临川区桐源乡供销社食品站担任站长一职。张正钦回忆,那时,供销社可是一个了不起的单位。“在供销岗位上的那些年,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岁月。想起它,满怀温馨。在那买米要粮票、买布要布票、买红糖走后门用糖票、时常将满满一大板车商品运到集市上的供销岁月,就像一首最动听的歌。”

“我忘不了那些曾经走村串户的日子,那些远去的往事。供销人的生活,挑着货郎担的日子,农村青年谈婚论嫁选购电视机、缝纫机、自行车、手表的岁月虽然很累,却很美。”张正钦说,“那段时光,在乡间的小道上,在点点的星光下,都有他们的身影……直到2000年,我享受副县级待遇退休。如今,我虽然离开了供销事业的岗位,却有着对供销社综合改革的相思与浓浓的牵挂。”

张正钦说,有一种美丽叫告别,他认为,供销事业就是他生命里最美的风景,在这个岗位上退休,就是他最美的告别。他很感谢党和政府给了他这样一份事业,使他生命中有如此美好的回忆。在这个岗位上,为了采购一批食品、他曾将一抹抹朝阳捧起,然后轻轻放下,伴着那阳光,坚守一份最初的渴望;农忙时节,为了方便群众,他曾和同事用扁担挑着货物、摇着手铃走村串户叫卖,有时还要走上田头地角,把香烟、汽水送到耕田耙地的农民手中。如此,他真正感受到供销事业带给人们的那份温润和热情!

如今,他虽然退休了,却在用一部小说的版本,深情地讲述着自己与农民们的故事,却没有谁知道他那段剿匪平叛的故事。他说,如果不是记者这次采访,哪怕自己老去,那段故事都将终身雪藏。时光如水,且行且远,他喜欢将生命 里所有的故事沉淀在记忆里。或许,有些故事早就注定了结局,而他要将搁浅的记忆一次次掩埋在“为农、务农、姓农”的岁月里。

“我怀揣着对供销岁月思念的暖,喜欢供销社的红背篓,喜欢供销社的竹扁担,看到它们,就如同看到自己的人生。我感激党和政府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光里给了我供与销的机会。”他说,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不懂大数据,不懂云计数,不懂电商,但他深深地明白:无论是线上线下,网线的两头都要紧紧连着农民的心,供销社的综合改革才会成功!